老婆在沈阳有老外的一次群交逼被操坏

2018-08-12     WoKao     检举     收藏 (0)

这里说的是我和菁菁(菁菁是老婆的小名)还有哥们大军和他的老婆小静(小静是我的铁子,经常约出来做爱非常骚)去沈阳的一次集体性活动。文采不好但基本都是纪实。

我和老婆菁菁还有大军和他老婆小静应朋友邀请去沈阳玩(是一次很多人的聚会)。我的心中一阵激动、兴奋,虽然不是第一次玩这个,但是第一次去外地又是一群不认识的人玩。

发出邀请的是小静的大学男同学姓吕,夫妻一个在省卫生厅工作,一个在私企工作,他们有几次交换的经历,我想这样更好,至少我们都不是第一次。刚开始我和菁菁还是没有最终定下决心是否去。但小静和他们很熟还有她老公极力劝,吕哥几次诚恳地邀请我们去,最后也就答应了。到了约好的日子我和大军两家开车到了沈阳,他们组织了这个活动在棋盘山的一个度假村玩,他夫妻是组织者,算上我们两家到场有5对夫妻还有3个单身男士其中还有2个俄罗斯人!到了沈阳我们和吕哥见了面感觉也不错。

周五下午三点半准时赶到了活动场所,那是一套度假村公寓,后来才知道一天的房价是2680元,二层楼共4个卧室,每间一张大床,简单家俱,三个卫生间,一个相当大的客厅,客厅是地板上铺了很厚的地毯。数放着几张舒服的沙发和一张像单人床一样大的茶几,总的来说,环境相当不错。记的刚进门,我们看到吕哥夫妻,他们的年龄比我们大,吕哥长的比较魁梧。对方妻子还可以,容貌和身材都说得过去,主要是白净。看得出他们对我们的尊重,他们表现很大方而且吕和小静还是同学,很熟了像是不一般的那种,估计小静和吕哥有一腿,最起码上过床。

房间里有吕哥夫妻和一个女人,吕哥说其它男人和女人都去超市采购当晚用的东西了(吃的+喝的+安全套),进来寒暄一阵,小静还有那个女人和吕哥的妻子聊的很热乎。我就坐在那里听他们聊天,知道吕哥夫妻都是圈子里已经交换过很多次了,或者都是某个群里的老网友了,菁菁和我还有大军全是个局外人,根本无从插话。下午四点,其它夫妻嘻嘻哈哈的都回来了。

我看出妻子的紧张,我拉过妻子的手,说道:“走,咱们溜达转转去吧!”,妻子什么话也没说,挽着我的胳膊出门了。妻子说有点害怕,我对她说反正都来了就放纵一把吧。回来后,就陆续其它夫妻都到场了,吕哥在确定大家到了后,先介绍大家:(因为不想说另两对夫妻的名字就用个代号吧)

A吕哥是北方人,40左右,性格豪爽,真诚,这也是他与我很投缘的原因,吕哥老婆,35左右,那里人不清楚,个子不高,估计有158,胸部很大,形状不错,弯曲长发,特显成熟女人的韵味,

B夫妻,女的是哈尔滨人,年龄31,外表年龄26,160高,苗条,皮肤很好。看样子是个办公室一族的,很白净,有些紧张,男人身高183左右,彪形大汉,长相一般,甚至有些凶恶,不过从话语中觉的此人就是性欲极度旺盛的一个曾经上过无数女人的男人。

C夫妻,男年龄大概有38左右,女的30.男的比较开朗,为人随和,听说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他的老婆,这个女人,我一进门时,就她一人在房间,乍一看,还以为是拍A片的日本那位AV女优呢,很可惜,那位AV女优的名字我不记的,此女身材和菁菁差不多身高都是163,但没有菁菁苗条胸要比菁菁的小一点,长发,,圆圆的脸,笑起来两个酒窝,特别地让人有一种甘甜滋味的享受.穿低腰裤,低胸外衣,皮肤也不错,走起路来臀部会晃动,相当震撼男人的心,

陈哥,听说在沈阳买卖做得很好,这次所有的费用就是他出的,有180,有点瘦但很结实。

伊格诺什么维什么奇,名字挺绕嘴,我们都叫他一哥!俄罗斯人在沈阳做皮货生意。将近190身体健壮。

柱子,其实也是俄罗斯人,起个中国名,呵呵。身材和一哥差不多。在沈阳做旅游生意估计就是国际旅游倒人头吧。

加上我们两家4个人,一共8男5女。

下午4点,我们分乘几辆车去吃晚餐,晚餐期间大家说说笑笑,完全看不出是一群要今晚换妻男女,我在想,这个社会,什么人都有!,大家吃完饭回到别墅,几个女人去准备水果,其它男人就坐在那里聊天,聊他们圈子里的故事,聊他们以前玩的经历,女的也在边上附和著。吕哥的老婆和另几个女耸把买来的安全套全部拿出来,然后大家在一起喝点饮料吃点水果,天南地北的撤了一会。尤其是伊格和柱子讲著在俄罗斯的趣事,大多是荤段子,把大家乐够呛也刺激了不少。真奇怪两个老外居然说汉语还算挺流利。不过感觉小静和伊格早就认识似的,不经意还有眼神交流,还有菁菁好像和他也认识,真奇了怪了。

待各项工作都搞定后,吕哥开始交待游戏规则了,先前吕哥参加游戏,因为组织者搞的并不完善,有很多人,包括吕哥相当不满意,所以这次吕哥特地将游戏规则说明一下,尤其是分配好,不能随便换人,要换也要进行完第一轮才可以自由搭配,三个单身可以自由活动一会等第一轮结束后参加战斗,由于是圈内人组织的个人卫生还是安全的,如果是安全期或带了环经同意后可以不用带安全套。妻被分配给吕哥,我低头时看见吕哥裤裆那里鼓鼓的,估计鸡巴都硬了.

这时的妻子紧张得口干舌燥,也是脸跳,一口接一口的喝水,以掩饰内心的紧张.我把妻子拉到身边,劝她尽量放松。此时我真想吻吻妻子,爱抚她,可还是不好意思,就放弃了。

此时我脱光衣服,不时去偷看分给我的吕哥的老婆,典型的已婚妇女的身材,身体有些发福了,由于生育过,小腹也有了些许的赘肉,岁月不饶人呀!不过,让我欣慰的是,皮肤还白皙,乳房和臀部虽然有些下垂,但还是保持相当的丰满,她两腿之间阴毛十分稀疏,因此本来就微微凸起的阴阜,显得更为丰满,我们一直坐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聊著天,只是聊一些简单的性话题。 这时,交换要开始了,吕哥老婆把内裤脱了后,我不能不主动了,我搂过她,在怀里吻著,摸她的乳房,有兴奋和刺激的感觉但心理到是很平静。 菁菁十分温顺地陪着吕哥聊天。吕哥人挺幽默,逗得我老婆直笑,后来,吕哥老婆让吕哥先去洗个澡,我也对妻子说道:“你也进去,洗洗吧!”妻子一听我这样说,只穿着一条短裤,就进了浴室,她进去后,也没有把门关紧。 这时,我的鸡巴也极度开始膨胀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促使着我很想进去看一看。 我只好借口洗洗鸡巴开了门。当时我的血脉喷张,老婆的双手正抓住吕哥的大鸡巴,既象在帮他清洗更象在玩弄,从鸡巴看,他已经极度亢奋了,再看老婆,这时老婆双乳已经被吕哥握在手中了,他的手上功夫很不错,大概是经常玩女人的,他的一只手捏住了老婆的乳头,拚命的玩弄。

吕哥老婆从背后搂抱着我,我们躺倒在浴室对面的沙发上,她的手也不停的抚摸我的身体和阴毛,偶尔碰碰我的鸡巴。这时叫床的声音喊声不时从各个房间里传了出来。由于每个人的做爱习惯不同,有人将房间关严。当时我被吕哥老婆的双手正抓住鸡巴添著,我眼角的余光看,吕哥搂着我的妻子进了房间,我感到妻子有些紧张的躲闪了一下,门砰地一声关掉,不过关的时候有点用力门被弹开了,他们也就没再关好。

我和吕哥老婆也走进对面房间把吕哥老婆压在了身下,我听到了妻子很急促叫声还有吕哥舒服的叹气声,然后不久就是哭泣似的叫床声!这种声音太熟悉了,我的心中一阵酸楚. 赶紧将鸡巴对准吕哥老婆的阴唇上,她赶忙伸出右手两根手指头夹着著龟头对准了自己的逼,说不用带套了,我结扎了!我笑了一下臀部慢慢压了下去,屁股压干下去很深,然后就开始用力的插了进去,她马上把我抱的很紧。水很多,也很温暖,….我操了她有100多下就感到要射了我赶紧放慢速度停下来,她挣开眼睛问我,"流了"我笑了一下说早着呢又继续操她她闭起眼睛又哼起来,坚持了20多分钟就射了,便趴在她身体上不动了,我趴在她的身上喘著粗气休息了一会儿鸡巴仍旧深留在她的逼里过了有4、5分钟我才爬起身来把鸡巴抽出来,我看见我的鸡巴虽然已经有些软了但还很粗大,她一直静静的等着我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鸡巴,慢慢抚摸著。呆了一会我俩来到了客厅。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强暴虐待